乡风民俗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合水>> 地方志>> 聚焦合水>> 乡风民俗
陇东农耕祭祀活动与儒家思想
时间:2016年08月17日     来源:    作者:高仲选     编辑:杨超     点击:
        陇东是周祖农耕文化的发祥地,周先祖在这里教民稼穑,开启了农耕文化的先河。在农业生产活动中,先民为了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采用各种形式开展了农耕祭祀活动,以报答土地等神灵之功。祭祀互动丰富多彩且传承不断。农耕文化的祭祀活动,影响到儒家思想,而派生出的儒家思想和周祖农耕文化中的祭祀活动一脉相承。本文从不同侧面通过陇东民间农耕祭祀形式与民俗活动,论述了农耕文化与儒家思想的源流关系及其祭祀的民俗心理和目的。从中可以看出由周租农耕信仰祭祀与儒道注重宗法礼乐制的信仰活动都把远古文化和原始信仰作为源头。
        陇东是周祖农耕文化的发祥地,亦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仅从农耕祭祀活动中的信仰习俗也可看出其派生出儒家思想的脉迹。
        陇东农事祭祀活动,属农耕文化的范畴。农事祭祀活动的影响是一种民间民俗心理的信仰,是一种精神文化。在中国以农为本的传统农业社会里,在科学极不发达的时代,农事祭祀活动,成为农人盼望农业获得丰收的精神支柱,其祭祀信仰活动,包括了消除各种农业灾害,祈求获得丰收等一年四季中举行的各种祭祀仪式和信仰风俗。人们希望通过对某种超自然力的崇拜或对某种神灵的敬奉与祈求,以达到丰收的目的。如对天官、日月、土地、龙王、山神、社神等的崇拜与祭祀,对冰雹、暴雨、虫害的驱除及禳解等。
        《诗经·大雅·生民》云:“诞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揉,释之叟叟,蒸之浮浮,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说的是周祖后稷所创立的祭祀活动。其意是要问祭神怎么祭,有人舂米,有人舀米,有人簸糠皮,有人揉搓,淘米蒸米后,大家商量出好主意,采些香蒿和油脂,拉只公羊先祭路神,把香蒿烧起来,把油脂烤起来,以祈求来年丰收如意。
        这种活动在《诗经》中描写周祖农事祭祀活动的不少歌谣中都有记载。而孔子在选编《诗经》中,可以说周祖农耕祭祀活动对儒家思想有直接的传承影响。
儒家在祭祀仪式、仪程、时间、对象等方面都源于周祖农耕祭祀。
        儒家思想以“仁”为核心,认为“仁”即爱人。忠恕之道又以孝悌为“仁”之本,而“孝”道则竭力提倡和重视的祭祀祖先和神灵,都要敬献油炸贡品,肉食饭菜。特别在粮食丰收后,庆阳市内有庙的村庄都要为神灵举办庙会并有戏剧和龙狮队助兴,均为神灵敬献以肉食为主的祭品。
        《诗经·小雅·大田》载:“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秉畀炎火。”这反映出商周时期的农业祭祀,驱虫禳灾等活动的情形。这样的活动不但做为农事活动的最重要的内容,而且在陇东地区一直传承着。
        每逢农历二月二龙抬头日,陇东人早晨一起床,就拿上木棒走入田头,边敲打边说:“二月二,龙抬头,一切虫齿都抬头,瞎老鼠抬头一骨嘟。”目的是以除虫鼠祸患,祈盼五谷丰登。这种习俗迄今仍在陇东一些地方流行。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逢农历三月,小麦返青之时,陇东差不多每个村子都要举行祭虫活动。由三五位农民为主,指定专人在葱地里挖找些小虫,用裱分包成5小包,由一人捉只公鸡,带5枚鸡蛋,同念经先生拿的画有灵符而制做的5面5色纸小旗,一同到村庙上祭庙神后,在庙前东西南北中5个方位,依次上香焚裱念经后,每个方位要让公鸡吃一包小虫,专人向高空扔一个鸡蛋,看热闹的儿童争着抢拾。祭罢虫,由5个人分别拿一面纸旗,插在村中大田的东南西北中,寓谓求神灵除了虫害而会获得庄稼丰收。
        陇东农事祭祀活动,希冀通过某种超自然力的利用或对某种神灵的祭祀达到避灾以获丰收目的的活动形式。也表现出对某种神秘力量的崇拜和信奉。其表现出人们对自然界所抱有的虚幻现象,主要将自然界各种现象加以人格化并对以崇拜,大都是高度人格化的自然界。尤以祭天地最为主要。
        孔子其学以“仁”为核心,以为“仁”的执行要以礼为规范。他说“克己复礼为仁”,在世界观上相信有人格化意义的天,“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但又把天看成自然之物,重视祭祀,相信“天命”,强调“知命”,这与周祖农耕祭祀活动中重于祭天地是互相关联的。
        农事祭祀信仰活动,不但体现是对神灵或超人力量的祈求,也体现在人们的生活习俗中。如合水县民间正月十五荞面灯蒸熟未献灶君前,先看那个月份灯内汽露水多,则象征来年那个月份雨水多而卜收成丰歉;正月二十吃煎饼时以献煎饼补天地,祈求风调雨顺;腊八节吃荞面捏塑的鸟头与腊八粥,寓为鸟头会疼,来年不会糟践庄稼。
        民间每举行一项农事祭祀活动,不但严肃认真而且十分虔诚,唯恐得罪了神灵,而眼不斜观,心不胡思。儒家同样把“诚”看做是世界的本题,认为至诚则达到人生的最高境界,提倡以诚为本,心诚则灵。如一副庙联所写:“人敬神一诚有感,神佑人万寿无疆。”
        陇东一进入腊月,不少地方都要举行腊祭活动。腊八这天除用腊八粥祭祀土地神、门神外,人们起得非常早,到河边泉子或井里担水或驮水时,敬过水神,要在河面錾一块圆形而中间打孔的冰,穿根铁丝或麻绳带回拴在槽头上,寓为拉回了“金马驹”,六畜会兴旺。
        《礼记·郊特牲》云:“腊祭,仁之至,义之尽也。”腊祭是周代12月举行的一种祭礼,用以报答有功于农事的诸神。意谓这种农事,有功必报,可谓竭尽“仁义之道。”
        《诗经·小雅·甫田》云:“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成稷黍,以榖我士女。”这里体现了先民在粮食大丰收后,用碗和盆装上粮食,用纯毛色羊羔祭四方土地神,又敲锣奏琴欢庆,由于迎神赛会又祭神,上天下了雨水,才获得丰收。陇东民间,如果祈雨后下了好雨水,获得农业丰收后,一些地方过庙会以唱神戏而报功,每年春节期间耍社火欢庆丰收之际,均要祭祀天官地神等。
        周祖农耕文化中人们祭四方神的习俗,也是以儒家祭祀观念为基础的儒教一直所提倡的。陇东民间在修庄建房前,都要祭祀四方神,以求土神为居家赐福。安置宅院时,要敬奉四方神、中央神、俗称谢土。清明节,上坟祭祖时,人们要在祖坟左上方敬奉土地神,既报答土地之功,又祈求土地神保佑祖坟地气发旺,平安吉利。
        合水民间边远山区的人们,在春社前后,开犁耕地的第一天,要用面塑枣山祭祀土地神,枣山是在农历腊月28日塑蒸的,每家均塑一对。除头部和腿部,腰部和上身由12个花团组成,每个花团中镶一枚大枣,12个花团代表12月。因枣山立起像座山,故名枣山。大年30晚上,分立于锅台灶君像两傍,到来年正月23日送灶君上天后,把枣山存放到春社前后开犁第一天,耕者在地头用枣山敬过土地神,便开犁耕地,民俗意识认为敬过土地神既社神,当年庄稼会丰收。
        用枣山祭祀土地神,是人们对大地崇拜的体现,春秋战国时期,敬祭土地神已成定制。《礼记·郊特牲》载:“社,所以神之地道也。地载万物,天秉象,取材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孝经授神契》云:“……土地广博,不可遍敬,故封土以为社,而祀之以报功也。”这都是敬奉土地的缘由。单从敬奉土地神这一点来看,在农耕文化发祥地和儒道思想的发源地庆阳,农事祭祀活动,是周祖和儒道在农业生产中的信仰是一致的。
        周代于冬日祭天于南郊,称为“郊”,夏至日祭地于北郊,称为社,合称“郊社”,即祭天地。《礼记·中庸》:“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
        孔子竭力维护的“礼”一般公认为周初确立的一整套典案、制度、规矩、仪节。孔子言任以爱人为核心,包括恭、宽、信、敏、智、勇、忠、恕、孝、悌等内容。其中“孝”道的另一突出的表现是特别注重敬奉祖先,祭享鬼神。所谓“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而农事祭祀天地,孔子把天看成自然之物,重视祭祀。孔子也声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还强调“非其神而祭之,谄也。”就是说不是自己祖考而祭之,则谄媚求福也。荀子亦从礼的角度强调祭祀。不难看出,由周礼派生出来的儒家崇礼祭祀与周祖农耕文化祭祀信仰活动是一脉相成的。农事祭祀天地和其他诸神,以祈求庄稼丰收,祈求神灵降福于人间。而儒道的祭祀活动同样是祈求神灵降福于民。
        周祖农事信仰祭祀与儒道注重宗法礼乐制的信仰祭祀活动,都把远古文化和原始信仰做为源头,中国文化类型是以农为本的基于血缘宗法关系的文化,农业文明派生出的基本民族心理,是一种务实精神和以经验理性为基础的思维模式。我们的先民从日月运行,四季更迭和农事周而复始中得到求丰收的心理信仰与祭祀活动,构成了一整套天人相通互感的信仰习俗与心理结构。如正月初一早上拜太阳,正月初八晚上观星月敬星月以卜丰收,均是以达到祈福祈丰收消灾的目的。它根植于原始信仰,又十分符合人们的心理需求,因此,既得到很好的保留,又代代传承。
        就以对干旱祈雨为例,流传的形式各异。《淮南鸿烈》从高汤于桑林以身为牺牲而祈雨;《左传》记载的上古时舞雩祈雨;《酉阳杂记》所载唐玄宗时有梵僧不空以法术祈雨等,从周代到今,陇东偏远山区干旱时,人们祭祀雨龙,跪拜于湫边祈雨;寡妇娃娃用水洗碾磙子而跪拜祈雨;向神灵许愿求雨;献羊求雨等。从中可以看出祭祀信仰习俗具有持久传承的影响力。在相对封闭的农村山区,祭祀信仰活动与其心理更容易代代传承。由于生活和交通条件所限,受外界影响不大,往往借助于神灵的力量来驱灾祈福求安康的活动心理,普遍容易得到保留。
        在农事祭祀活动中,为什么人们不管风吹雨打或骄阳似火,都无所畏惧,都能经受住一切难艰痛苦?因为他们坚信神灵的法力,坚信神恩浩荡,坚信有求必应,相信敬了神,希望就能实现,从而对回报充满信心,使人们面对灾害而无能为力的失落感能得到一定的补救。然而,由于自然界的千变万化,有时祈求活动的目的也会达到。如在干旱季节,天本来快降雨时,人们正巧敬雨龙求雨后,果然甘雨普降,人们更觉得神的灵验和祭祀活动的显灵效果,从而,信仰的信心更足,参加祭祀活动的人们心理也得到了慰藉,参加的人逐渐增多。
        《诗经·周颂·良耜》云:“杀时犉牡,有捄其角。以似以续,续古之人”写的是农夫在大丰收之后,为回报大地之功,杀了双角无比美的大公牛,用来祭祀社稷神。这种前人的传统,后人在继承。迄今为至,陇东人民在大丰收后的节日之际,仍采用各种形式开展祭祀社稷神的活动。
        在《论语》中,孔子关于儒家思想人格有过一个经典性的叙述,他所提出的理想的人格既是他们的“夫子之道”,也是儒家理想人格的完美设计。
        在人们心中,仁慈,可以说几乎是陇东民间神灵和祭祀对象的人格特征,在周祖农耕信仰活动中所祭祀的神灵,用多种方式演绎了儒家理想中人格中的仁,上至天神,下到土地神,都与仁有着密切的联系。由此,奠定了他们作为一个具有仁性神灵的基础。人们相信祭祀有仁性的神灵,神灵就会给人们赐福,会使人间风调雨顺、五业兴旺。这也是农事祭祀信仰中某些活动久传不衰的原因之一。